-良介-

想亲眼看着你们两个从这头走到那头
微博:兔子干脆面

新年你快乐吗

 是贺文啊。但还是没能在昨天发出来啊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看见你的时候,好像全世界的新年钟声都在脑海里敲响,然后我像是真正醒来了一样头脑清晰,毫不犹豫地走向你。

 

我跋山涉水,自远方而来,只为说声新年快乐、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王源昏昏沉沉地睁开眼,看了看时间:9:21。他从床上爬起来,摸索着找到床边的拖鞋穿上。他拉开窗帘让光线进来,却在第一束光照在脸上的时候忍不住眯了眼。窗外是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。

王源洗漱完毕即刻去厨房给自己弄了点东西吃,今天他起晚了,实在是饿了。

王源是个作家,作息不太规律。

王源在圈内算是小有名气,拥有一定数量的粉丝。这几年他偶尔也会接些写词的工作,因此人气高涨,正值写作生涯的一段巅峰期。王源没有因为人气的高涨表现出过度的喜悦,反而向编辑和出版商提出要闭关一段时间,为下一部作品取材。他指出作品才是一个作家真正的力量,不应该因为人气的变化而改变自己的节奏或是迎合读者喜好。业内的前辈们听说此事后都十分欣赏王源,觉得这个小伙子年纪虽然轻,不过二十出头,但是这种思想境界是许多人都无法做到的,即是恪守本分——为写出一部好作品付出应该有的努力。

王源自己对于前辈们的评价不置可否,总之这个假期被许可,就算达到他的目标了。

 

王源吃完早饭就躺在沙发上玩手机,他发了这样一条微博: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。”配图是冰川。不一会儿就有人点赞发评论,之后他的粉丝们就开始猜测这与他的下一部作品有什么联系。

王源对这些不感兴趣,他回到房间里,看着床头柜上高叠的纸张失了神。那是他和一个很重要的人自16岁起的全部往来信件,一张不落,全部都好好的、完完整整的叠在整个房间里最令王源安心的地方。他走近那叠信件,取了最上面的那个信封,是那个人最近寄来的。既是如此,上面的日期也是三个月以前的了。

 

“12月又有巡回演出了,这一次我们要去冰岛了!冰岛是之前巡回演出都从来没有去过的!还记得小时候我一直都说要去冰岛么?这一次我终于能去了。到那里之后我会再写信给你的。”

这似乎是全篇心情最激动的部分。

王源可以理解王俊凯的激动,毕竟他从十几岁就心心念念要去冰岛,但却因为种种束缚一直没能成行。

 

王源和王俊凯,在年少时相识。在别的孩子玩弹珠抓昆虫的年纪里,他们就在为了未来和梦想付出所有他们能想到的努力。那个时候谁也没料到,两人共同的梦想,竟然一个人都没能实现。他们,反而分别踏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。

 

王俊凯和王源都喜欢唱歌,很喜欢。喜欢到愿意唱歌给所有路过的人听,愿意窝在房间角落轻声或响亮的唱给对方听。

12岁,王俊凯的爸爸觉得王俊凯既然如此喜欢音乐,不如让他学门乐器,就让他学大提琴,正是王俊凯祖父年轻的时候练的乐器。王俊凯一边学着大提琴,一边还是和王源一起唱歌。有时候去街上卖唱,一天能赚好几百,两个人一起吃顿好的。有时候学校里有活动,两个人也一起唱歌,偶尔相视一笑,就很满足。对于未来,他们也没有把握,他们就像很多人一样,努力着顺其自然。

 

少年时的生活偶尔也有小矛盾。有一次王源被诬陷成是班里打小报告的人,王俊凯听到了就立刻站起来与那个骂王源的人对骂,音量前所未有的高。王俊凯不顾平日里和煦且富有领导力的形象,只是为了告诉那个人,你怀疑谁都可以,可你不能怀疑王源。王源我知道的,他不是那样的人。王俊凯转过来对着王源,调低了自己的音量,用一种很温柔的语气一边说话一边靠近他:“说,不是你做的。”王俊凯站到王源身边,王源立刻按照他的意思说了。那件事最后不了了之,因为谁也不愿意承认。可之后也没有人敢怀疑王源了,不管是什么事。

两个人也不是没有吵过架。有一年王源忘了王俊凯的农历生日惹得王俊凯大发脾气,接近午夜了还在发消息指责王源。那一次王源因为实在忙着补习和排练学校戏剧,忘了日期也忘了看星期几。可那时候王俊凯自己也不闲,他觉得王源完全不重视自己,因此情绪爆发。王源则是委屈,觉得自己都道歉了他还要生自己的气很不可理喻,也闹别扭不想理他。两人都有诸事缠身,情绪颇重,谁也不高兴理谁。后来还是王俊凯为自己偶尔的孩子气道了歉。王俊凯告诉王源,他是唯一一个可以让他如此任性且不顾后果的人。言下之意是说对于两个人的关系很安心。王源回复了个嗯。两人算是重修于好。

 

还有少年时对于梦想的热情,那是最振奋人心的。

那一年的校园十佳歌手大赛,他们本是要组组合参加的,却被告知组合很难进决赛。王俊凯闻言皱了眉。王源装作不在意地问他:“你要放弃吗?”王俊凯说:“不要,”说完眨了眨眼睛,“进不了决赛那是别人,我们可以的。”

 

其实王源骨子里是个别扭的人。你凭什么觉得别人做不到的事,我们就可以啊。

可是很奇怪,他们真的做到了。

 

那几周他们中午吃完饭就开始练歌,下午放了学也练。他们在决赛上唱了一首某当红小生的明天过后。颁奖礼上,他们是唯一的组合。

王源还记得那首歌的歌词,是那么深情又不顾一切的爱。

 

可后来我笔下可以写出一整个世界的山明水秀,我却没法问你明天过后,也不能回头。

 

 

15岁以前的生活是那么简单,除了对于梦想的追求,无非每天在课上发呆,课后唠唠嗑,偶尔打打闹闹。今天骂那个自己看得不爽的老师几句,明天几个兄弟勾肩搭背去打球。这些场景显然也在王俊凯王源的生活里占了很大一部分,以至于无暇顾及其他。

 

他们向别人介绍对方的时候,简简单单:“这是王源”或者“他是王俊凯”。不用带任何前缀,没有考虑过其他的介绍方式。

自然也没有想到过,他在十几年的生命里,陪伴了你大半的时间,对你知根知底胜过世界上任何一个人。因为处在叛逆期,不愿与父母分享的那些事,统统讲给你听。比父母更懂得你的喜好,比起其他的所有人,对你的温柔永远更甚一筹,对你的关心永远大于普通朋友。他即使心情不佳,还是会千方百计迁就于你,不用说话,一个眼神就能明白你在想什么,一个手势就能安抚你的情绪,一个笑容就能让你岁岁无忧。可时间太快,很多事你都还没来得及意识到。时间它之后就从你身边飞奔而去,再也不给你机会了。

 

16岁,王俊凯的大提琴老师觉得王俊凯很有天赋也很好学,将一个出国留学的机会留给了他。王俊凯家里人觉得这简直是顶好的机会,立刻要为他准备行装。不料,王俊凯不想去。王俊凯为此与家里人大吵一架,不敢回家,还王源家里住了两天。

王源还记得那天王俊凯来他家的样子。王俊凯的一双桃花眼弥漫着雾气,敲开了王源家的门。王源见王俊凯那一副样子,想要安慰他却不知发生了什么,只好小心翼翼的望着他。王俊凯与王源相视许久,然后王源问:“怎么了?”王俊凯叹了口气,说:“他们要我出国。”王源突然感到心下一沉,却无法说清他的不安。王俊凯解释给王源听,说是老师觉得他很有天赋,要他去奥地利深造。深造,这两个字牢牢的抓住了王源的心,把它往海平面以下拽去。

第二天,王源忍不住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。王源就是这样的人,对于自己疑惑的事情,就算再怎么忍着不去想,也总会表现出来,对于王俊凯,他不用委婉表达,只要问,就可以了。

 

为什么不去?

王源问道。

 

王源的眼睛看到王俊凯愣了。

王俊凯听到他问那句话之后,好像眼睛里的神采被抽离了,一下子变得无精打采。王源被这样的王俊凯吓到了。

但王俊凯只让自己脱离掌控了几秒,他眨了一下眼睛,好像藏起了什么秘密。他说:“你觉得我应该去吗?”

王源耸肩,坐到王俊凯身边:“不该吗?”

王俊凯点点头说我知道了。那我去。

然后王俊凯就站起来收拾东西,他说回家还有很多事要做。

王源很为王俊凯感到高兴,虽然他没说。王源在那个年纪还是很别扭的,说真心话总是能省则省。

 

王俊凯后来回到家里,他的家人只当王俊凯还是小孩子,不想离开家太远所以才闹着不想出国。

 

过了很多天,王俊凯终于要走了,王源为他送机。旁边还有王俊凯的家人,气氛很是悲伤。王源也颇受感染。

王俊凯把王源拉到旁边,他笑着说:“王源儿,你要记得多吃饭,不要挑食,你太瘦了。还有,你数学最不好,你要多问老师,不要怕,没什么好害羞的。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,你还是要跟我说。到了那边我会给你写信的。”

王源揉了揉眼睛:“你话好多。我知道啦。”

 

王俊凯笑出声,然后伸手摸他的头,顿了一秒,郑重其事地说:

“你,要好好唱歌。”

 

王源感觉自己被某种情感淹没了,眼眶控制不住的变红了。

 

王俊凯揽过他,说:“傻瓜,别哭啊。”他温柔的注视着王源,轻轻的摇晃着。最后他还是伸手摸了一把他的头,“王源儿真是个木头脑袋。”

王源不甘心地擦干了眼泪,说:“我不哭的。”

王俊凯勾起嘴角笑:“那我走咯。”

王源低着头应,气息里带上了鼻音:“嗯。”

 

王俊凯果然走了。

他比王源初见的时候高了许多,身形轮廓也越发挺拔。

那天的夕阳有种特别的光影对比,王俊凯在黄昏的机场里挥手的样子王源一记就是好多年。

 

王俊凯在奥地利的最开始几年主要是在上学。不太忙的时候他都会给王源写信,基本上维持着一个月一封的进度。而那个时候的王源正好处在升学关口,压力很重,因此王俊凯不愿意让王源花时间回复他的信件。

王源有时候会在学校里拿到信,一个男孩子,边看边哭。多半是因为王俊凯在信里提到了什么陈年旧事。更奇怪的是,这么多年都在国外的王俊凯,中文水平不见变差,文章反而因为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而更容易直击人心。王源有时候会自愧不如。

这些他当然是不会告诉王俊凯的。

王俊凯真的很有浪漫天赋吧,他寄来的信封里会有他自己最近练的曲谱,或者是他让王源练的歌谱。有些琴谱上有些王俊凯随手写的字,有德文的,也有英文的,王源总是想要研究明白。歌谱上总是有王俊凯严肃的叮咛或是悉心指导,提醒着王源的经常性错法。隔着小半个地球,王源总是被王俊凯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

再后来,王源上大学了。王俊凯有幸进入了奥地利的顶尖交响乐团,薪水高,待遇也好,只是全年无休,常常满世界的跑。王俊凯前几年还有一年一次的回国,这两年就再没回来过。给王源的信虽然还在写,但是因为忙碌,已经很难保持一月一封的频率了。王源心里当然是失望的,但他能说什么呢,他应该为王俊凯的成功感到高兴啊。不是吗?

 

大三的时候王源给某杂志社投稿被发表了,在很多人的鼓励下,他走上了写作这条路,也算是有些成就。

只是这些年他一直都没什么能交心的朋友。可没有身边人的生活素材,一个作家其实是很难写出具有感染力的作品的。最近快新年了,王源想先写个小短文贺岁,可思绪太杂竟毫无灵感。王源不得不先放弃了这件事,毕竟也不是非写不可。

 

王源想到这不禁暗骂自己对自己毫无要求,但也不知如何是好。有可能这就是瓶颈期吧。

 

王源躺在床上考虑着下一部作品的人设,想来想去心思绕回王俊凯身上。

很快就元旦了,今年新年你怎么样呢?

好像听听你说说你的近况,好想看看你的眉眼间是否还有那份坚定,好想和你说说话,甚至,有点想念你的唠叨。

王源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习惯性的挑了挑眉,自己的想法真是不可思议。

 

一阵突如其来的门铃声突然响起来。

王源歪歪脖子,站起来,走出房门,穿过客厅,心里想着可能是自己的快递到了吧。

他慢悠悠地踏上玄关的地板,然后开了门。

 

一双桃花眼笑意盈盈地看着他。

来者说:“新年快乐,新年快乐,新年快乐,新年快乐,新年快乐。”

王源久久的说不出话。

 

王俊凯的大衣被打湿了,外面本来的好天气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雨夹雪。

王源本能先一步动作,他有点着急地把王俊凯拉进来。

王俊凯此时没说话,就看着王源,像以前一样。王源知道一定是自己的眼眶红了。

 

王源接过王俊凯脱下的大衣,放在一边后开了口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王俊凯做了一个类似伸懒腰的动作,说:“为了跟你说新年快乐,还有前几年的。”

王源笑出声:“你新年快乐吗?”

王俊凯一下子露出了虎牙,“快乐,快乐,我看到你我就快乐了。”

 

不对啊。

王源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“你不应该在冰岛么。不是12月有演出吗?”

王俊凯点点头。

“我没去。”

 

王源差点没跳起来:“为什么不去啊,你怎么能缺席演出呢?”

王俊凯有点无奈的打断了他:“王源儿,是还没去。”

“其实我来呢,就是想让你和我一起去冰岛。你手续都办好了吧?我们现在就订飞机票。”

 

王源愣着没动。

 

“你怎么知道,我取材是要去冰岛。”

 

王俊凯得意洋洋:“我看到你微博了呀,从小时候就这样好吧,不要太容易。”

王源还沉浸在震惊里:“可我是几十分钟前发的啊。”

王俊凯挠了挠头:“我下了飞机看到的。本来打算在这里等你手续办完再一起走的。”

王源依然感到不可思议:“可你为什么要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王俊凯熟练地摸了一把王源的脑袋:“我最想去的地方,想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

王源心里是感动的,可是一旦遇上王俊凯啊,他别扭的老毛病又犯了:“我是去取材的,才不是去玩的。”

 

王俊凯又摸他头:“好好好,快去收拾行李吧。”

王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想要去收拾行李,心里那根别扭的弦又在念。他一说话,你就照做?王源你有出息么。

 

王俊凯看着王源摇摇晃晃的身影笑道:“真是个木头脑袋。”

 

王源不服气的转头,同时王俊凯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亮闪闪的东西,他说:“我冰岛货币都给你换好啦。

王源说着:“你换硬币干什么?”一边好奇地掉头回到王俊凯面前。

王俊凯把那枚硬币递给王源。他没错过王源错愕的表情。

 

王源拿着那枚硬币,还没来得及做第二反应,就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说:

 

“王源儿,我爱你。”

 

 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写凯源文的时候有一点很奇妙啊,就是你明明知道后来这个人会出现的,可你还是在看到他的时候被惊艳了,心里想着:“啊,好美好啊。”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-良介- | Powered by LOFTER